重度精神洁癖患者

浊者自浊,清者自清;俯仰天地,无愧于心。常与同好争高下,不与他人论长短。

陆花段子合集——大家一起吃狗粮【二十】

世界上有很多单身狗,久而久之,他们的怨念很深。

快到端午节了,又不能带女朋友回家过节,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跑到月老那里去问。

单身狗:“为什么还是没有人和我牵红线,我的红线呢!是端午节被人拿去绑粽子了吗!”

月老:“绑粽子是没有,不过确实被借走了。”

单身狗:“是谁这么过分!”

月老:“一个叫陆小凤的大侠说是要借去给江南花家的七公子让他在他心口种花。”

单身狗:滚!

十几二十年前,小凤凰还是一个八岁的小朋友。

花花还是一个五岁的小朋友。

小凤凰生日前夕,花花悄悄咪咪给他准备礼物。

可是不知道送什么。

就问花平:“你说我送凤凰哥哥什么好?”

花平想了想,好多大人的事情和小少爷说不清楚,就说:“少爷就把你觉得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他就是最好了。”

花花听完就坐在那里出神,过了一时拉了拉花平的袖子:“带我去账房。”

花平觉得奇怪,难道少爷小小年纪就要给陆小凤送银票?

但孩子太小也不好问,就带着花花过去了。

花花对着银票抽屉一抓就是一把。

拉着花平:“带我去糖铺。”

花平依言带花花到了全江南最大的糖铺。

毕竟是自己家的小少爷。

老板刚好在铺里。

花花还不到他腰上,就拉了拉他的袖子:“老板。”

老板低下头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

花花把揣在怀里的银票掏了出来,居然还整整齐齐。

虽然不多,

但是众所周知花家的账房里是没有小额的银票。

花花把钱交给了吃惊的老板:“老板,这些全都给你,你这里所有的糖我都买了,过几天我带我凤凰哥哥来你就让他随便抓。”

————————分割线

系微博搬运【自己的微博!】

端午前后码的两个。

花花真·花·败家哄男友·七童😂😂😂😂😂

所以陆花是从小糖吃多了吗😂😂😂😂😂

祝大家晚安好梦❤️

陆花段子合集——大家一起吃狗粮【十九】【现代AU】

   “花满楼,我不好吗?”

    陆小凤面沉如水的站着,花满楼在他的对面。

    花满楼轻声道:“你很好。。。。”

     陆小凤却没有接他的话,自顾自的继续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说给自己听:“我替你照顾花草;到处给你找花种子;第一次接吻,我吃了一颗草莓味的糖,你说草莓味太女孩;第二次接吻我吃了一颗荔枝味的糖;你说太甜;我就买了很多很多的糖想找一种你喜欢的味道,到现在那一盒糖还没有吃完。。。”

    “卡!陆小凤你怎么把台词改的面目全非!”

陆小凤立刻整个人松下来,斜着身子双手环胸:“这谁写的什么台词,看看:“花满楼,你怎么可以不要我【哭】”这么琼瑶式狗血,我是不是还要去一哭二闹三上吊。

     负责导演的社团学姐虽然生气却无可辩驳。

      “那你演技总该好一点吧!能不能有点状态!你被抛弃了!抛弃!”

       “所以我应该怎么样?”

      “你的眼神应该是绝望的,整个人应该很颓丧!而不是两眼放光笑得和一个傻子一样!”

       “哦。”

      导戏的学姐几乎气结:“花满楼不要你了你在开心什么!”

     陆小凤神采飞扬理直气壮:“花满楼不会不要我。”

陆小凤成功的把人气跑了。

    花满楼在回去的路上埋怨他:“何必这样,就不能按她说的演吗?这样要完不成社团任务了。 ”

     陆小凤拉着花满楼的手摇摇晃晃:“你不喜欢?”

     他盯着花满楼的嘴角:“那你刚才笑什么笑?”

   

  沙发上。

     花满楼: “荔枝味。”

     陆小凤: “随便抓的。”

     花满楼:“太甜了。”

   

      

     “花满楼,你怎么可以不要我,我为你作了那么多,我没有放肆有没有无理取闹。。。。。”

    陆小凤一个人枕着一个枕头期期艾艾。

    花满楼无奈的睁开眼:“陆小凤 ,你演够了没有?”

     陆小凤一下转过来和花满楼凑到一个枕头上答非所问的说道:“没有荔枝味了。”证明似的轻吹了一口气。

     花满楼忍着笑意嗯了一声:“睡觉吧。”

     陆小凤分明看见了,却要装瞎躺拿胳膊撑着脑袋在那里抱怨另一只手还不闲着的揉着花满楼的头发:“唉,我今年没有讨糖也没有捣蛋,难得这么乖却连个晚安吻也没有,真亏。”

     他猛的被拉了下去,唇已被人品尝:“我难道没有糖好吃?”

————————分割

智障的尬糖😭别打我【求饶】

   

     

热乎乎的新粮~来来来~成双成对的吃糖~茕茕孑立的吃狗粮了啊!链接放评论了啦!
代up @不作死就会死的啊宁 发的哟!

啊啊啊啊啊!不行!我一定要写一个花花把脸蒙起来鸡总一点一点掀开的梗,啊啊啊啊啊!我觉得好甜!再写成了车我就要完【允悲】


智障段子一个

花花年少读书, 有一天读史记,正好小凤凰在旁边。
小凤凰:“我给你读吧。”
花花:“好。《佞幸列传》。”
小凤凰依言翻到,开始读书。
读完:“汉武帝和韩焉怎么回事?”
花花:“韩焉和汉武帝在武帝还是胶东王的时候就是同窗。”
小凤凰:“那岂不是竹马?”【武帝十六岁登基,七岁被立为太子,做太子前被封为胶东王】
花花:“可以算是。”
小凤凰:“真不是东西,我是打死也不会吃窝边草对竹马兄弟下手的!”

【几年后】

花花:“陆小凤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凤凰:“脸疼。”

————————分割

鸡总:好吧,七童我不是东西

唉,说好的沉淀,架不住智障脑洞多【允悲】
好了继续滚去读书(๑Ő௰Ő๑)

ps :关于武帝和韩焉,具体情况可以百度一下😂😂😂

韩嫣因为是功臣后代【韩信重孙,韩信的儿子也出息。】从小就被寄养在宫中,陪皇子们读书,这其中他与刘彻的关系最好,到了刘彻被封为太子后,他们的关系已经由一般的朋友发展成同性恋人了。

陆花段子合集——大家一起吃狗粮【十八】

花二哥得了一块玻璃,正好窗子大小,不好分,最后还是安在了受全家疼爱的幺弟窗子上。
白天,天光透亮,照进来亮堂堂的,看窗外的风景也很好,五岁的小花花很喜欢。
正是冬天,老天成全般的下了一场大雪。
今天小凤凰要来,花花不肯听奶娘的话进屋去,就裹着斗篷站住屋檐下等他。
很久以后小凤凰还没有来,天上还飘着鹅毛雪,奶娘生怕把人冻坏了,好说歹说终于把人劝哄回屋里去。
花花就在屋子了安静的等着。
不一时,小凤凰踩着厚厚的雪到了,厚厚的斗篷上落满了雪,随着步子被抖下来,手里拿着一枝极好看的绿鄂。
花花早透过窗看见,就要去开门,小凤凰却朝他摇摇手,走到窗子前,眉眼俱笑的举了举手上的梅花,往窗子上哈了一口气,伸出有些发红的小手,在窗子上稚拙的写下:“好看吗?”三个字。
花花跑到窗子前,小凤凰通过他的口型知道他回答的是好看。
他又哈了一口气,花花看着他的手指一笔一笔的继续写字:“七——童——好——看。”

这一幕被站在后面的花爹看的一清二楚,和身边的管家开玩笑说这小子长大了了不得。
是真了不得,当下他正在做准备要把他的小儿子七童拐走。
反正两个人都八九不离十,他陆小凤今天就要捅破这一层窗户纸。
他花了好几天找了一个好酒楼,费尽心思的换了菜名。
现在他们俩正坐在酒楼里。
菜一盘一盘的端上来,小凤凰一时叫花花尝尝这个,一时叫花花吃吃那个。
小凤凰:“花兄这个好吃 叫什么佳偶天成。”
花花:【尝一口】“嗯, 好吃。”
小凤凰:“再尝尝这个,叫什么  芙蓉并蒂。 ”
花花:【尝一口】“嗯,难怪你平时挑嘴的很。”
几碗菜过去,花花注意力仍旧光在菜上。
小凤凰发急了,花满楼平时何等的聪明通透,这会怎么就不知道了呢。
小凤凰觉得,他要溜出去想想办法。
“花兄,这里没有我喜欢的竹叶青,我出去找找。”
一溜烟的跑出去,没有看到花花那一抹悄悄的笑。
后脚端着菜出来的小二有些懵:“花公子,您几次叮嘱嘱咐要做的这碗  凤栖梧   怎么还没上桌陆公子就跑了?”

可怜的小凤凰什么都不知道。
等他回去花花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没有心情的自己随便扒拉了两口就一起回去了。
晚上,两个人回花家吃家宴,在屋顶上看月亮喝酒。
大大圆圆的满月。
小凤凰香香白天,又想想现在,无奈的说了句:“如此良辰。”
花花面对着喝酒的人:“宜言饮酒。”
小凤凰举举酒坛:“正在饮酒。”
几个小孩在下面叫:“小叔,陆叔叔。”
他们就飞了下去。
陆小凤抱着五哥家的儿子,问他:“叫我做什么?”
小侄子道:“没什么,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们那么厉害?”
“等你会很多东西的时候。”
小侄子:“我现在就会很多东西了!”
小凤凰一笑道:“那我问你,可能知不知道。”
小侄子:“你问吧。”
小凤凰鬼使神差的就说了四个字:“宜言饮酒。”
这该没答案吧,也好打消这小鬼头的念头。
小侄子却在陆小凤怀里咯咯的笑:“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分割线~

菜名那个来着琉璃小可爱 @鎏璃-花七公子的琉璃盏 的脑洞~

啊。。。。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晚上写了什么鬼,大家凑合看吧(⑉°з°)-♡

【顶锅盖】

夏时小令【下】

                                               一
    等花满楼回来,合府上下都告诉他陆小凤回来了,花满楼到处走了一圈找,就是没找着个人影。
    陆小凤这会正趴在他房间的梁上看那个叫荷沁的姑娘在他房间里打转呢。
    门外传来了花满楼的脚步声,他缩了缩身体。
    荷沁显然也熟悉了花满楼的脚步声,神色立刻有了变化,紧张的揪了揪衣角才去开门。
     “少爷。”少女的声音脆生生,露着只有看到最喜欢的人才会露出的两颊含羞的笑脸,也就是花满楼看不见。
     陆小凤只看了她一眼,眼睛就长到了花满楼身上,花满楼的个子几乎是个大人了,论身型甚至比他还壮些,人也张开了,只剩下眉眼间已被一股英气占据,是那种温润的英气,绝不与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身上带着戾气的英气一般,让人很想亲近,又略微还剩下些微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锦上添花的稚气,脸上的线条已经明显,一双眼睛看不出半分盲相,像含着两汪春日里的清泉水,带着被春风浸润的温和,陆小凤觉得花满楼这个泥人一定是女娲娘娘亲手捏的。
    “荷沁。”熟悉的人,熟悉的样子,熟悉的声音,陆小凤不自知的勾起了嘴角。
    “多谢你,这里并没有什么事,你去吧。”花满楼虽然年纪还不大,但早已不习惯谁来特地伺候,更何况还是个女孩,不过是看她年纪还小,不忍心叫她去其他地方,才顺从了花如令的话在身边放一放。
    他丝毫也没有察觉这个比他还要小一岁的女孩有了其他特别的心思。
    荷沁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出去掩上门,走了。
    “陆兄,你又背后偷听。”
    陆小凤一下从房梁是窜下来:“你叫我什么?”
    “陆兄。”花满楼一脸正经。
    “你怎么突然这样叫我。”陆小凤的语气表明他十分在意这个称呼的变化。
    “夫子早就说,当以兄称之,咱们都大了。”
    陆小凤在心里百八千遍的咒骂那个一脸皱纹白胡子一大把的夫子多管闲事,但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确实没什么毛病,  他的心情瞬间低了一分,眉毛一挑,拎起水壶很不痛快的到了一杯水。
    花满楼说道:“我让花平去通知了朱兄,再过写时候他就该到了,后边池子里荷花开的正好,咱们去看看吧。”
    陆小凤不是花满楼,不喜欢看花,但是陪花满楼去看,他还是很愿意的。
    只是一个“荷”字,又让他想到了那个姑娘。
    “七童,那个荷沁姑娘。。。?”
    “怎么?”
    “她长的真好看。”
    明明就想问些别的,偏偏话出口就顾左右而言他。
    “陆兄。。。。”
    花满楼想着陆小凤那个风流性子,这样说话少不得是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见了一面就对一个姑娘这样上心,和看信上说的感觉完全不同,花满楼心里突然有了一股全新的陌生情绪,自己也说不明白,一时话说了一截就定住了。
    陆小凤这边见他突然神色有异,连话都不接着说了,以为是担心自己对人家姑娘有什么意思,想着不过就是不轻不重的问了两件无关紧要的话,就变的这样,保不准有什么心思,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心烦意乱,以至于到了荷花池边上,看着眼前一朵低下头的花骨朵儿,满脑子都是荷沁看着花满楼一脸娇羞的模样,有些烦躁的捡了一颗石子“咚”的扔下水,让一片荷花荷叶都摇了起来,还把正在用心感受着一切的花满楼吓了一跳。
                                   
                                         二
    
    而后事实证明这是一场瞎想的乌龙,但很多年以后,荷沁已经嫁做人妇,陆小凤却仍旧无比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心境,还有花满楼。
    今天朱停成亲,白白胖胖的妙手朱停娶了一个风姿甚好的老婆,陆小凤本来就贪酒,今日发小成亲更是开怀,再加上各路武林人士找他喝酒的不胜其数,陆小凤不可避免的真正的醉倒了,花满楼费了好大的力才把他带回百花楼。
    喝醉了的陆小凤一点没有了翱翔九天的凤凰模样,抱着花满楼不撒手,花满楼好不容易将他安抚好放下,想去拿两个醒酒石给他醒酒,又被一把拉住:“七童,我头疼。”
    花满楼怔住了,十几年前陆小凤第一次喝酒,不知道量,喝的酩酊大醉,就是赖在他身边喊头疼。
    花满楼突然觉得,时光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们本都不是如此感怀的人,但在今日的情境下难免有些不同,陆小凤应该也是吧,自从十七岁那件事之后,他就成了一个浪子,一个死不了,只在乎女人和酒,潇洒无边的男人,就只有花满楼知道,陆小凤一直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今晚在喝酒时,他也许不动声色的想了许多,然后一杯一杯的把酒喝下去。
    花满楼坐下来,温柔的帮他揉按着太阳穴和周边缓解,陆小凤像从前那样渐渐的不嚷了。
    花满楼棒陆小凤除去衣物,好让他舒服些,脱到中层衣却有东西掉了出来,花满楼捡起放在手心里摩挲,嘴角像春天枝头上的花那样绽放开来,心头涌上一抹暖意——自己幼时给的东西,他竟还这样收着。
     荷包的口子因为摔落在地,已经打开,花满楼抖了抖 就把里面的东西都抖了出来,他靠在指尖和嗅觉一样一样的辨认清楚——红豆,杜若干花,还有。。。。一张小像。
    山中人兮芳杜若,玲珑红豆,入骨相思,都是给心上人的,那这小像,应该也是给心上人的吧。。。。有多珍视在意,才会把东西这般妥帖的贴身收藏?这女子,一定和他从前经历的女子都不一样。
    花满楼又感觉到一股情绪充斥着自己的胸腔,他如今已不是当年那个十四岁的孩子。
  

                                       三
 
  一觉醒来,花满楼又在浇花,满楼的花,陆小凤一睁眼,就看到他站住一丛花里,觉得大抵俊颜修目的花神应该越不过这模样了。
    酒醒的陆小凤又变回了天下人眼中的陆小凤,他伸了伸懒腰,活泼跳脱又轻挑的和花满楼说着话。
    “陆兄,你的荷包掉了。”花满楼指了指放在枕边的荷包。
     陆小凤忙拿了。
     花满楼噙着笑:“你好像很在意这个荷包,荷包里装了什么?”
     陆小凤原想绕过去,看了花满楼两眼,总觉得眼神里带着些什么,就抬手摇摇荷包道:“装着心上人的东西。”
    这世界上说话有很多种语气,陆小凤现在的语气,是炫耀心上人的那一种。
    “果然。”花满楼眼色微微一黯,但也转瞬就过去了,他并不是那种会长久沉浸于不佳情绪中的人。
    陆小凤正准备接着说些什么,就看到司空摘星倒立着挂在窗户上,“陆小鸡!花公子。”
     贼一向不会和什么好词搭上关系,但是司空摘星是个例外,他实在是一个可爱的贼,而且他的声音就和他人一样可爱。
    “陆小鸡!你和花公子在说什么?什么心上人?”
    陆小凤笑道:“你这猴精,不请自来,背后偷听。”
    花满楼笑道:“陆兄的心上人一定是个漂亮的女孩,”
    陆小凤道:“花兄怎么知道?”
    “我摸过荷包里的那张小像,虽然辨别不出细致的样子,但能感觉出剪的十分用心,能让人这样用心去剪一张小像的,一定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更何况你陆小凤从来只喜欢漂亮姑娘。”
     陆小凤垂下眼睛摸了摸他的胡子:“花兄怎么拆我的台?”
    话还没说完,荷包已经被司空摘星拿在手里了,当天下第一神偷对一样东西产生了好奇,是没有东西能够拦住他的。他快速的将东西抖出来,一边还防备着陆小凤,当那张小像落在他手里,他满眼惊奇,睁大了眼问:“陆小鸡!你还背着我学女红啊!剪了一张这么漂亮的小像!花公子,你最应该看看,这小像和你那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花满楼怔住了。
     陆小凤紧张了。
     “我突然觉得,能看见比较好。”
     陆小凤看见花满楼,笑了。
   

————————分割线
首先像琉璃太太 @鎏璃-花七公子的琉璃盏 致歉!!!【鞠躬】【鞠躬】【鞠躬】第一是拖太久,第二是写的不好,【鞠躬】

然后是想打自己,肚子里没墨水!多好的一个梦啊!

14和十六这个年龄段真是难写【sad水平问题】
ooc致歉   ooc致歉!

最后感谢各位看官!欢迎指正点拨!【鞠躬】

大家晚安❤️

    
   
   
    

陆花段子合集——大家一起吃狗粮【十七】【现代AU】

冬天,很冷。
又是一个周末,花花在屋子里开着空调,小凤凰不知道跑到哪了去了。
花花正在给屋里的绿植浇水。
听见小凤凰回来了,冷的措手跺脚:“外面可真冷啊。”
花花把刚好充饱电的暖水袋拔下来往他怀里塞,他就抱着不撒手了。
过来一下缓过来,才把热水袋一丢,笑嘻嘻的到:“我给你买了件衣服。”
花花:“嗯?”
小凤凰:“啊!是睡衣!我也有买一件的!”
小凤凰伸手把衣服掏出来,塑料包装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你摸摸。”
花花伸手一模,毛茸茸的,摸上去舒服的很,就是厚了些,不由出声:“怎么这么厚?”
小凤凰仍旧笑嘻嘻:“厚才好呢,在屋子里穿着暖和。你快穿上试试。”
花花有些无奈:“还没洗。”
小凤凰:“洗过了洗过了,我洗好了才拿回来的。”
花花只好脱掉他穿戴整齐的家具服,把衣服换上。
才穿好,就听见门铃响,
花花起身去开,问:“哪位?”
门外:“我,司空摘星。”
门才打开,听见星星一下就笑了。
花花:“怎么?”
星星:“啊,没什么,学校停电了,太冷,来这里蹭一晚。”
花花:“别站在门口说话,进来吧。”
他觉得星星还在忍笑。
星星点了点头才准备进去:“陆小鸡呢?”
小凤凰晃晃悠悠的来了。
星星定睛一看,缩回了跨进门槛的一只脚:“我不打扰你们了。”说着就快步的走了,好像有人赶他似的。
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冲着小凤凰喊:“花满楼穿着好看,花满楼白。”
小凤凰“哐”的一声关上门,刚准备说话就让花花抢了先:“你给我买了什么睡衣?”
小凤凰:“啊?没什么。”
花花:“穿着热,还是脱了吧。
小凤凰忙按住他的手:“别别别,我说我说。”
他往花花身边挤了挤,老老实实的说道:“海绵宝宝。”
花花:“那司空为什么看见你就跑?”
小凤凰看了看毛茸茸的花花,又看了看毛茸茸的自己:“是情侣装。”

到了晚上钻进被窝里小凤凰还舍不得脱,还不让花花脱了换衣服,花花也就那样躺了进去。
两个毛茸茸的海绵宝宝躺在毛茸茸的毯子上,裹着一床被子。
就这样小凤凰还喊冷,往花花身上贴:“我冷,我今天冻着了。”
花花没戳穿他的鬼话,背对着他,由他环着腰去“取暖。”
他已有些困了,将睡未睡,腰上的手却开始不老实,花花一边被倦意侵袭,一边用手拨开作乱的手,含含糊糊的道:“困”,连声音都软绵绵的,身后的小凤凰却变本加厉,一只手灵活的和花花打架,两片薄唇略略的开合在花花耳边流连,鼻尖呼出滚烫的气息,一边吸入从睡衣的缝隙处窜出的丝丝缕缕的香气,半晌情欲的回了一个:“嗯—”
花花看不见,本身感觉就比旁人来的快,如今在半梦半醒中更是要命,渐渐的被闹醒,无奈的转个身,被摩挲着吻了良久,身子隔着衣服蹭动,一点一点的被勾起来,罪魁却突然恶意的停下来:“我好困。”
言语中压不住的调笑意又是一瓢油,两具身体开始换着点火。
夜很黑,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新铺的天鹅绒床单受着最多的委屈。

————————分割线

深夜啰嗦学步车【不会开车】

花花:幸亏不是小猪佩琪(什么鬼   划掉)

大家晚安啦【手动比心】

前方齁甜!啊甜哭我惹【哭泣】
作者是 @不作死就会死的啊宁 啦~我只是代发!

陆花段子合集——大家一起吃狗粮(十六)【现代AU】

陆花上了同一所大学。
和星星、西门是室友。
某一天小凤凰发现QQ推出了新功能——匿名说说。
十分钟后,星星在QQ空间刷出一条新消息:
我喜欢花满楼吗?
喜欢。
非常喜欢。
心花怒放喜欢。
原子弹爆炸喜欢。
两分钟后,
小凤凰收到两条消息:
猴精:【截图】
猴精:你忘了匿名。。。。。。。

小凤凰吓的七魄飘走了六条。
迅速打开空间准备删掉。
一边祈愿从来不相信的佛祖:“别让花满楼知道别让花满楼知道。。。。”
才无比紧张的打开QQ空间,就收到一条消息。
七童:“我知道了。”

事情过后小凤凰参加了腾讯所有活动以支持这个红娘软件。

每到周末他们就不住学校了,
在外面住。
众所周知,花家最不缺的就是房了。
小凤凰今天难得的宅在家里,
他把窗帘都拉上,
握在沙发上看电影,
花花陪他,
房里昏昏暗暗的,
花花渐渐的有点困。
小凤凰拍拍肩膀:“给你靠。”
花花摇摇头,准备躺倒在沙发上。
小凤凰伸手将人的头一揽,放在了自己肩膀上。
花花没挣扎。
小凤凰看不了两眼电影,头就转去看花花了。
花花:“看电影。”
小凤凰听话的转过去看两眼,又转过来。
花花:“看电影。”
小凤凰又听话的转过去看两眼,然后转过来。
周而复始。
花花终于很无奈,抬起头吻了一下眼前人的嘴角
“看电影。”
可怜的笔记本电脑被“啪”的一声合上了,
电影有什么好看的,
沙发很大,
很软。

————————分割线!

我和你们说!这是真实狗粮!把我甜哭了!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且有添加,哎呀简直了!一次发的狗粮比我到目前为止发的所有的糖合起来还要甜!